来自 万达娱乐官方直属 2018-11-07 07:39 的文章

业绩增速创上市以来新低 万达电影复牌连续跌停

  11月3日,王思聪投资的电竞战队IG(Invictus Gaming)轻松战胜欧洲电竞俱乐部FNC(Fnatic),成为2018年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冠军。

  斥资5亿元强势进入电竞行业的王思聪,为这一刻,等了七年。不过在外界看来,这更像是宣告王健林家族的“回归”。此前,无论是全国工商联推出的“改革开放40年100名杰出民营企业家”名单,还是最高规格的民营企业家座谈会,王健林的两次缺席,都引来众多猜测。

  就在IG夺冠的前一天,大连万达商业管理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万达商管”)在上交所的IPO排队审核状态,已经由“已反馈”更新至“预先披露更新”,排名也由此前的第85位上升至第67位。

  从出清酒店资产、文旅地产解决过高的资产负债率,到引入战略投资者化解对赌协议到期可能引发的风险,力图去掉“重资产”标签的万达商管守候三年终于看到了接近发审会的曙光。而“状态更新”3天前,万达集团向融创中国(62.8亿元转让文旅资产的“断臂式”交易,如今看来顺理成章。

  尽管万达商管回归A股或只是时间问题,但在愈发趋严的IPO政策监管下,其过会仍存在诸多变数,甚至不排除母公司万达集团继续处置资产助力的可能,一位要求匿名的业内资深人士如是表示。而坊间传言的待售名单中,包括“传奇影业”、“全部体育资产”、“AMC娱乐控股(AMC.N)剩余股权”等重磅海外资产。

  据万达集团公开的2017年部分财务数据可知,该集团2017年下半年处置海外资产的金额合计约2000亿元人民币,而“待售”的海外资产,仍接近500亿元人民币。

业绩增速创上市以来新低 万达电影复牌连续跌停

  11月4日,自“万达系”遭遇股债“双杀”期间起停牌已达488天的万达电影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万达电影,002739.SZ),发布了次日复牌的公告,并公布了调整之后的重组方案和申请延期近4个月针对深交所回复的《问询函》。

  《投资时报》记者了解到,对比第一版的重组方案,无论是深交所《问询函》“37大问67小问”里的重点问题,还是投资者关注的焦点,万达电影本次方案都做出了顺应市场规则的改变。

  其一,万达电影将通过对全部交易对方以发行股份的方式支付标的资产全部对价。这也平息了由前案中“26.93亿元现金对价”支付方式引发的“王健林家族套现27亿”的争议。

  其二,原方案合计32.28亿元的业绩承诺并未在本次方案中体现,原因是该公司调整后正在以2018年7月31日为评估基准日对万达影视100%股权进行评估,待资产评估报告出具后,将与万达投资、莘县融智兴业管理咨询中心(有限合伙)、自然人林宁签署正式的《盈利预测补偿协议》,并确定最终业绩承诺及补偿安排。

  其三,上述业绩承诺的三者在本次方案中构成一致行动人。而原方案因交易对价支付方式不同,林宁与丈夫王健林、儿子王思聪并未构成一致行动人。这不仅成为深交所问询的重点,也令外界对王健林夫妇“婚姻状态”有所质疑。

  与雪球论坛中大部分投资者预计的结果一样,万达电影复牌这份助力并未“赢来喝彩”。一字跌停的走势令该公司市值当日蒸发60.86亿元,报收于31.1元/股,而跌停板上的卖单数量超过80万手。11月6日,该公司不出所料再次开市即遭跌停,买单数量已超百万手,而27.99元/股表现对应的是493.03亿元市值。“按照计算,至少应该三个跌停才会开板”,一位市场分析师说。

  如果按照预估的33.2元/发行价格计算,与“万达系”共同进退的王健林朋友圈则将面临账面浮亏至少超过3成的境况。

  事实上,万达电影选择复牌的时点颇为尴尬。一方面,受“范冰冰事件”冲击的中国影视行业正处于寒冬期,而行业估值也早已一挫再挫。数据显示,在其近500天的停牌期间,上证指数累计下跌17.17%,中小板指数累计下跌23.4%,而传媒指数下跌逾45%。显然,公司股价存在大幅度补跌的必要。

  另一方面,并购重组政策愈发收紧的情况下,涉及重大资产重组的“海航系”旗下上市公司、巨人网络(002558.SZ)、沙钢股份(002075.SZ)等上市公司,要么重组折戟,要么重组无进展复牌,其中沙钢股份停牌的时间甚至超过800天。

  更重要的因素,或是本次交易标的资产根据相关资产评估机构以2018年7月31日为评估基准日出具的评估结果,经初步预估确定交易价格约为106.51亿元。而在行业低迷估值缩水的情况下,这一价格与市场整体环境并不相符。

  《投资时报》记者了解到,根据2018年3月31日为评估基准日出具的资产评估报告,协商确定万达电影92.8262%股权交易价格为116.19亿元。

  而本次方案中的交易价格仅下调约10亿元。尽管该公司在公告中称“最终以董事会审议通过的重组方案为准”,但事实上,Wind影视公司指数在两次评估基准日期间的下跌幅度为25.46%,而在第二次评估截止日至万达电影复牌公告日期间的下跌幅度则为23.33%。

  三季报数据显示,该公司当期实现营收109.04亿元,同比增7.06%;实现归母净利润12.68亿元,同比增0.31%。

  业绩增速创万达电影上市以来的新低,这也意味着在中国电影市场产业链一家独大的该公司,同样难逃“寒流来袭”。虽然最新方案并未披露业绩承诺方承诺的业绩金额,但压力自然不会小。

  根据艺恩数据显示,2018年前三个季度全国影院数量总计10089家。对比之前国家统计局的数据,短短6个月,全国影院净增124家。银幕总数也突破5.5万块,稳居世界第一。

  不过在市场几近饱和、受众被不同渠道分流的影响下,中国电影院线的拐点急速来临,而单块银幕的利润贡献早已处于下滑通道。对于市场份额稳定在13.5%的万达电影,这不是一个好消息。

  反观本次重组的标的公司万达影视,尽管在剥离了35亿美元收购的美国传奇影业公司后,业绩指标十分抢眼,但问题是其2018年仅凭借《唐人街探案2》一款爆品大卖实现的净利润暴涨,并不能给投资者带来持久的幻想。

  为何选择在此时复牌,而没有在阿里入股该公司时复牌?是否与万达集团转让文旅板块、“债务危机”出现转机,以及万达商管IPO审核状态更新等因素有关?影视行业估值已整体大幅下滑,交易价格预估仅下调约10亿元是否合理?传奇影业作为万达集团为数不多的海外资产之一,未来将如何处置?另一家重要海外资产AMC娱乐控股的减持是否还会继续?

  针对上述问题,《投资时报》记者发送采访提纲至万达电影投资者关系部,但截至发稿并未收到对方回复。返回搜狐,查看更多